獨家|富商心碎返義大利! 哽咽對女兒喊話:爸永遠在這裡

詹姓前空姐與義大利藍姓富商爭奪8歲女兒監護權,台北地院一審判藍男勝訴並裁定藍男可暫時帶女兒回義大利,藍男親抵台灣原定14日強制執行,詹女卻以女兒寫給總統親筆信訴諸媒體,憲法法庭甚至於18日破天荒裁定停止執行,導致全案翻盤,藍男帶女兒回義大利夢碎。據了解,藍男得知後崩潰多天,對台灣司法信心全失,連親權的二審訴訟都考慮放棄,訂好的返義機票從19日延到22日今天,確定在今晚8時赴桃園機場搭機離台。藍男離台前發布2635字公開信給女兒,告白沉痛心聲,不解為何贏了官司仍帶不回女兒,「為什麼一個違法寧願帶孩子逃亡不上學的媽媽,台灣的大法官會幫她?」 藍男今晚在桃園機場離境前接受現場媒體採訪落淚表示:「我沒想過我贏了官司,終於可以把小孩帶回去,竟然大法官還可以有這樣子一個裁定,我覺得這很不公平,大法官只聽詹女一邊的,沒有聽我們這一邊,這種事情在國外不可能發生。」 藍男哽咽說:「我已經3年沒有跟我女兒接觸,星期一去強制執行,也只有10分鐘的時間跟我女兒接觸…我不敢相信我沒辦法把女兒接回去,我沒辦法去了解…我非常失望…如果台灣的法律真的沒辦法保護我,保護我女兒的權利,我要考慮清楚後續要怎麼進行。」 藍男並在公開信中喊話詹女,「台灣的司法已經讓我無法信任,或許我再也無法參與她的成長,錯的是我們,孩子是無辜的,往後請妳善待她。」最後向女兒喊話:「希望妳長大以後不要埋怨爸爸,如果妳長大後哪天看到這封信,需要一個靠山,爸爸永遠都在這裡,爸爸愛妳。」 全文如下: ****一位父親的沉痛告白**** 我是最近報導中想接回女兒的當事人。 在大多數人的眼中我是富商,我是外籍人士,我是來搶孩子的「壞爸爸」。但其實我只是一個單純深愛著孩子的父親。 我並非富商,為了孩子打跨國官司已經花費了大部分的積蓄。我所請求的,也只是讓孩子在和諧的環境中成長,而不是跟著媽媽非法的逃跑,或是在爸爸到學校接小孩時,找來那麼多媒體跟台灣的立法委員,而擔心受怕。 藍男3月14日赴女童學校強制執行但受阻。資料照片 自從孩子被帶到台灣,在兩年前法院第一次裁定時,就曾被母親帶著逃跑並且失聯,連法院都無法掌握的情況之下,我與家人極度沮喪,父親一度因為孫女被沒受通知帶離義大利,深受打擊引發心臟病而住院,我在義大利的一家人所承受的痛苦,我一直沒有說出來。因為我並不希望我的家事打擾到社會的人,我也不希望這些喧鬧在孩子心中留下陰影。 疫情期間台灣簽證非常困難,在義大利耗了大半年往返位於羅馬的台灣辦事處。跑了不下數十次申請送件,好不容易拿到特殊簽證入境,經歷了隔離,三度採檢,重重困難…我所經歷的,都是在新聞中所看不到,一般人也難以想像得到的。在經歷了一關又一關,拿到了勝訴判決、拿到了強制執行、取得了極度困難的特殊簽證,工作停擺,一次又一次,燃起希望後,又被台灣的司法澆滅了心中僅存的希望,也帶不回心愛的女兒,台灣有家人,我們在義大利沒有家人嗎?!有沒有人可以真正的站在公正的立場也聽一聽我的聲音,一個作為父親內心沉痛的聲音。 詹女與女兒。資料照片 我跟孩子視訊的時候,孩子被媽媽控制,我用電話聯絡媽媽,她都會錄音錄影並且叫小孩跟我說不要回義大利為了打訴訟,法官都知道認為媽媽有各種問題才會判我贏的!為什麼媽媽在新聞中亂講話就可以阻止我跟事務官依據台灣法律行使權利? 我已經3年沒能看到孩子,3月14日是我3年來第一次看到孩子!但也是我來台灣唯一一次看到,後來媽媽就帶她躲起來了!我到底還有沒有可能再看到孩子?我的父母還有沒有辦法再抱到孩子?為什麼一個違法寧願帶孩子逃亡不上學的媽媽,台灣的大法官會幫她?台灣的法律和判決是這樣薄弱的嗎?這樣真的對孩子是好的嗎? 我是一個外國人,我在這邊除了律師沒有任何資源,我無法像孩子的母親一樣藉由各種媒體、政治力去煽動輿論,也無法請得到大法官幫我,但我只希望這個社會可以站在公正的立場,傾聽我的聲音,不要讓台灣司法確定判決形同白紙、外國人在台灣人權不受保障。希望大家更深入的去了解媽媽藉大動作取得社會同情,卻絕口不提為何法院會一反台灣社會情緒反應,將孩子判給爸爸的理由! 大家都說要尊重孩子的意願,一個8歲的孩子當然可以有自己的自由意願,但她說的話假如是被控制的呢?法院有派程序監理人去媽媽家了解,並且表示媽媽確實有故意說爸爸不好,想要破壞父女感情,一個8歲的孩子寫信給總統中的字字句句都不像是一個孩子可以表達出的文字,而媽媽在媒體前對於這些質疑,就只是說「你們都太小看孩子了!」,這樣一句話就帶過,孩子的媽媽,妳有思考過妳對孩子這樣的控制,會讓孩子以後不敢在同學跟朋友面前提到爸爸嗎? 孩子的媽媽在法院判決後陸續以各種名義把孩子帶離交付。在交付的當天媽媽故意帶著小孩躲在學校,我旁邊只有兩位律師和一位事務官,媽媽找了媒體堵在門口、找了學校董事、工作人員5、6人,找了律師、不明人士5、6人,甚至還找了立法委員,帶著好幾個黑衣助手,聯合向我們打壓!我只單獨跟孩子聊了10、20分鐘,孩子就被她們帶走了,後來學校執行董事直接驅逐我們!隔天媽媽就帶小孩請假躲起來了!我想問學校董事在司法人員執行職務時,是可以這樣阻擾的嗎? 事務官因為發現孩子一直向學校請假,3月17日我們去媽媽家找孩子找不到,事務官請警察調監視器才發現,媽媽3月14日早上找記者之前就帶著大包行李離開住處,孩子也沒再回來… 孩子的媽媽一次又一次的帶著孩子逃跑,讓孩子在擔心害怕中成長,這樣是好的嗎?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與落空,到底台灣的法律能幫助什麼?當初台灣的法官有請義大利的心理醫生協助觀察義大利環境,經過義大利心理師的科學鑒定,孩子是適合回去義大利的,如果孩子身心狀況都適合回義大利,為什麼孩子的母親不願意給孩子適合的環境?為什麼她可以為了不遵守台灣法律規定,不惜犧牲孩子,也要推孩子上媒體、躲法院執行,她真的愛孩子嗎? 詹女(左,資料照片)透過女兒寫給總統的親筆信(右,翻攝愛音樂的阿晃)求助。 當初2018年媽媽先在義大利告我刑事犯罪,告我違法讓小孩子留在義大利,法院判我無罪,但我並沒有因此生氣,還是讓媽媽可以單獨帶孩子出去玩,所以才發生媽媽把小孩帶來台灣,義大利是因為當初小孩不見有報警,所以才有刑事案件,但因爲通知不到媽媽,案件還沒有審理,根本沒有通緝她,她卻一直在新聞講小孩出國她看不到,這都查的到的!她一直在亂講話,為什麼台灣人都會相信她? 大家都說孩子跟媽媽是最好的,難道法官不覺得嗎?一個小孩跟了媽媽3年卻還是將親權判給外國爸爸,是因為法官審查了很多事情,認為小孩子在義大利比較好!義大利的家庭連結很緊密,在孩子於義大利就學期間,假日我們常常會到孩子同學家拜訪,孩子離開後,路上遇到同學的家人親友,大家都很擔心和憂慮,而每次見面關心的問候,都讓我痛徹心扉。 孩子的媽媽,妳一直說到要尊重孩子的意願,但孩子除了台灣,義大利也是她的家鄉,她也有選擇一個她比較喜歡、比較適合他生長的環境啊!請妳不要剝奪了孩子在義大利生活的機會,妳知道那天執行的時候,在學校孩子看到我,馬上跑過來抱我,但是她的眼神偶爾也會轉向妳那邊,好像是擔心她這樣的舉動,會讓妳不開心,我看了,心都很痛、很痛。 藍男與女兒。照片藍男提供 我即將於這兩日啟程離開這個我曾經深愛卻又將我傷害最深的第二個故鄉,台灣…孩子燦爛的笑容是我最大的心願,如果孩子的媽媽能看到這封信,為了孩子也請做好一個媽媽的職責,除了愛孩子也要給孩子正確的教育,不管是身教或是言教,不要一再的違法藏匿,讓孩子活在恐懼當中,也請不要再推她上媒體,這不是她這個年齡應該承受的!台灣的司法已經讓我無法信任,或許我再也無法參與她的成長,錯的是我們,孩子是無辜的,往後請妳善待她,讓我們的孩子正常上課與生活,即便爸爸來到台灣,也不要打亂孩子的作息,如果妳持續發生這次這樣爸爸只要在台灣,就到處帶孩子躲、到處請假,那不是自己也造成孩子生活的變動了嗎? 最後我想跟我視為家鄉的台灣人們、孩子的媽媽,還有我的小孩說:我不是吃人的魔鬼,我只是個愛孩子的爸爸,孩子,或許…妳到長大前都看不到這封信,但爸爸想說,爸爸不是不願意帶妳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希望妳長大以後不要埋怨爸爸,如果妳長大後哪天看到這封信,需要一個靠山,爸爸永遠都在這裡,爸爸愛妳。(李奕緯/台北報導) 藍男離台前撰寫離別信。藍男提供 藍男離台前撰寫離別信。藍男提供 藍男離台前撰寫離別信。藍男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