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estros de niños, la pesadilla de Japón

UN PAÍS SIN CUSTODIA COMPARTIDA. El primero que ‘rapta’ a los hijos gana la guerra judicial en que se convierte cualquier divorcio de japoneses. Hablamos con dos hombres que luchan […]

AI寻亲:一张童年照片找到失踪19年的孩子 

科技改变生活,也改变父母寻子的路程。 2014年上映的电影——《亲爱的》,把失子家庭之痛呈现在公众面前。从失子那一刻起,他们踏上漫漫寻子路,从繁华都市,到偏僻乡村,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留下他们寻子的身影,但多数都无功而返。 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正在改变这种状况。近些年,从公安部、民政部到腾讯、百度、今日头条,政府和企业在合力完成一项任务:借助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让被拐和走失儿童回家。 AI寻亲,一个源代码,便是失子家庭的一个希望。没有一项技术应用,会比让失散的亲人团聚更圆满。 优图团队使用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进行实验。来源腾讯优图 【长报道】 如果孩子被拐10年时间,案件线索中断,仅凭一张被拐时两三岁的照片,如何找到他? 这是发生在2009年前后的10起拐卖儿童案,2014年嫌疑人被四川警方抓获时,由于买卖儿童的中间人没找到,10名儿童一直下落不明。 桂宏正的孩子也是被拐的一员。10年来,他们尝试寻子的方法,都是徒劳。孩子被拐前唯一的一张照片,印在寻人启事上贴满城市的电线杆;群发在论坛和贴吧上;印制在寻人扑克牌上。都没有结果。 警方也在寻找,曾带着嫌疑人前往汕头指认现场,联系沈阳著名刑事相貌专家模拟孩子10岁左右的画像,甚至前往汕头筛查2009年左右上户口的男孩,同样无果。 直到2017年底,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在企业调研。在得知人工智能和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后,提出在四川这起积案中初次尝试。 2019年,借助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这10名被拐男孩成功比中7人。随后,深圳警方同样依托该技术,找回5名被拐儿童,其中时间最久的,已经被拐19年。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主任陈建锋认为,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将警方寻人的范围缩小,以四川的拐卖儿童案为例,AI技术将原本十几万的数据范围缩小到三位数以内,大大缩小了警方的侦查和落地工作。 目前,这项技术尚在起步阶段。陈建锋认为,下一步会考虑向全国范围推广。同时,AI技术只是寻亲的辅助方法,最终的认定,还是需要进行DNA比对。建议寻亲家属就近找到各地公安机关将NDA录入信息库中,“技术是辅助,现实中,寻亲只是一滴血的距离。” 2018年11月,四川专案组民警从从广东省茂名市、阳江市,辗转到广州,寻找被拐儿童。受访者供图 10名儿童被拐下落不明 过去的几年里,四川打拐办的民警们,一直在和一起拐卖儿童案“较劲”,民警心系的,是案件中已经被拐卖10年的10名儿童。 2014年,警方抓获了一名拐卖儿童嫌疑人王浩文,发现同年发生在四川遂宁、巴中、南充的三起案件,均是王浩文以给孩子买东西为由,将三名男孩拐走,并通过中间人以10万元左右的价格,卖往广东汕头。 三名被拐男孩很快被解救,王浩文等5名嫌疑人因拐卖儿童罪获刑,其中王浩文是主犯,获刑15年。 专案组在侦查中还发现,在2008年、2009年、2010年四川其他城市发生的10起拐卖儿童案中,嫌疑人作案手法、相貌特征均和王浩文相似,在审讯过程中,王浩文也承认这10起积案均是他所为,但他坚称带走孩子的一名中间人,始终没能找到。 线索就此中断。 一个比较明确的方向是,这10名被拐男孩,去向应该都是在广东汕头。四川省公安厅打拐处处长蒋晓玲回忆,王浩文每卖掉一个孩子,喜欢在当地立即将钱存进账户,而在汕头,王浩文有多笔进账。 根据公开资料,2014年末,汕头总人口(户籍)是546.57万人。蒋晓玲明白,想要找到这10名被拐男孩,如同大海捞针。 所有可以想到的办法,专案组民警都有尝试。 2014年底,民警将王浩文从看守所提出来,押到广东去指认他和中间人接头的地点。到了目的地,他却只是说找不到了,“路都变了,认不出。”在语言不通的汕头,这些四川的民警试过挨家挨户走访,没有结果。 2015年,专案组联系了沈阳著名刑事相貌专家、中国刑警学院的赵成文教授画像,根据孩子们被拐时3岁左右的照片,模拟出他们10岁左右的画像。 根据这些画像,民警前往汕头,花了10天时间,从当地十几万适龄男孩的照片中一条一条比对,用肉眼看是否相像,分析家庭中是否有怀疑的因素,比如男孩和父母年龄差别多大,有几个姐姐,和姐姐年龄差别多大,是否同一年有两个孩子? 通过这种“笨”方法,民警从十几万的数据里,挑出300多张照片带回四川,组织家长和幼儿园老师进行辨认。青少年时期正是相貌变化最大的时候,蒋晓玲说,家长辨认时,时常会觉得这都是自己的孩子,看着看着,夫妻之间有时又会为了当初丢孩子的事,陷入争吵。 被拐男孩小杰(化名)的父亲桂宏正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提及当时的辨认结果时,总认为真的找到了孩子,因为“太像了,感觉有80%的把握。”辨认最后,民警从这300多张照片中提取了176张“特别像的”进行DNA比对,可最终,一个也没比中。 蒋晓玲认为,仅凭肉眼去观察,是很不科学的方法,“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

被拐卖失踪的中国儿童,最终都去哪了?

江西夫妻16万元卖儿子、湖北情侣4.5万元卖女儿、陕西女子5万元卖儿子。这是最近一个月里,警方破获的几起拐卖儿童案。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拐卖者不是别人,正是孩子的亲生父母。 骨肉情深,孩子失踪后,最心痛的肯定是父母。然而,相当多的儿童失踪事件,家长都难辞其咎。 中国有多少孩子失踪了?那些失踪的孩子去了哪里?又有什么规律可循? 失踪儿童有多少? 中国每年有多少失踪儿童?目前还没有权威数据公布。 “宝贝回家”是中国最大的寻找失踪未成年人的公益网站,因与公安部合作,被看作是“中国失踪儿童的晴雨表”。 虽然网站没有涵盖所有失踪孩子的信息,但也能最大限度描绘出中国近几十年来失踪儿童的情况。 数读菌爬取了该网站截止至2018年8月12日所发布的35850条“家寻宝贝”信息(寻找失踪儿童)和36020条“宝贝寻家”信息(失踪儿童找家),对中国失踪儿童的情况进行了分析。 中国儿童的失踪问题,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变的严重的,到90年代初,失踪儿童数达历年之最。 也是从90年代起,有关拐卖儿童犯罪的刑事立法越来越明细,公安部也开始组织“打拐”专项行动。失踪儿童数开始逐渐回落。 中国的失踪儿童人数之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猛增,与计划生育政策脱不了干系。 由于一孩子政策,一些父母(亲属)选择将超生的孩子送养甚至遗弃,这导致失踪儿童数猛增。 同时,“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的观念之下,一些没有男孩的家庭不惜铤而走险买男孩领养。 学者李钢在一篇研究论文里提到,虽然在1980年时,计划生育政策就调整为只准生一胎,但还未落实,到了1984年,计划生育政策成为地方计划生育条例,开始严抓。这一年开始,失踪儿童的数量开始急剧增多。 在35850个被父母寻找的孩子中,因父母(亲属)送养导致的失踪有13360人,直接被遗弃的人数也达到了2376人。 另外,由于重男亲女的观念,女孩被父母(亲属)放弃的比例要更高,超过一半失踪女孩都是因为被送养、遗弃。 因参与拐卖22名儿童案而被判处死刑的谭永志,曾在受审时强调自己是“做好事”。 他在法庭上供述,有工人告诉他,孩子不想要了,让他去打听有没有人要小孩。“我认为我是在办好事,帮助别人解决需要,不算违法。也没有骗、偷孩子,更没有伤害孩子。” 正是由于很多父母会将自己的孩子不合法地送出,甚至是卖出,司法部门一直将“亲子亲卖”作为打击的重点。 需要强调的是,父母(亲属)寻找失踪孩子时,主动承认是自己送养和遗弃,需要一定的勇气。还有相当一部分父母送养、遗弃、甚至卖掉了孩子,但从未坦承过甚至意识到有错。父母(亲属)抛弃孩子的实际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人贩子的目标 除了父母(亲属)导致的孩子失踪外,孩子失踪的最主要因素就是人贩子诱拐。 提起人贩子,所有人都咬牙切齿。在有关拐卖儿童的刑法中:“刑法(八)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没收财产。” 拐卖儿童的最低法定刑,高过了故意杀人。毕竟,当孩子被人贩子拐走的那一刻,就是整个家破碎的时候。 那么,几岁的孩子最容易遭到毒手? 答案是2-4周岁。 之所以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易失踪, 是因为孩子到这时已有脱离家长监护的情况,但孩子年龄小,没有自我防范意识,一旦遇到危险无法进行自我保护。 同时,与其他国家人口贩运的主要目的是剥削不同,在中国,人贩子拐卖儿童的主要目的是卖给别人收养。年龄越小,孩子的记忆越少,越能融入被拐家庭。 […]

中国每年有多少孩子被拐卖?

有时,只一瞬间没回头,生命中的最重要就消失不见。 这是电影《亲爱的》中一句最经典的台词,看完整个电影,就会明白失去孩子的父母有多无助,拐卖孩子的人贩子有多可恨。 5月31日,山西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王某等12人拐卖儿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一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王某、刘某判处死刑,二人系母女关系。 经当地法院查明,2015年开始,该母女二人及一些家庭成员为谋取非法利益,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收买数量众多的婴儿,并通过山东籍被告人王某、李某、徐某等人将婴儿送往山东进行贩卖。 此案是近年来山西侦破的最大一起跨省拐卖儿童贩卖案件。 而在不久之前,河南周口,光天化日之下,一年轻妈妈带着4个月大的孩子走在街上,不注意被人迷晕,醒来时孩子已经不见,幸运的是之后孩子被找到…… 而被拐卖后没有找到或者找不到的孩子,不计其数…… 中国每年有多少孩子被拐?至今为止没有权威的数据 被拐卖的孩子都来自哪些途径? 1. 无力生养的父母送养或遗弃。 数据显示,在35850个被父母寻找的孩子中,因父母(亲属)送养导致的失踪有13360人,直接被遗弃的人数也达到了2376人。 因参与拐卖22名儿童案而被判处死刑的谭永志,曾在受审时强调自己是“做好事”。 他在法庭上供述,有工人告诉他,孩子不想要了,让他去打听有没有人要小孩。“我认为我是在办好事,帮助别人解决需要,不算违法。也没有骗、偷孩子,更没有伤害孩子。” 正是由于很多父母会将自己的孩子不合法地送出,甚至是卖出,司法部门一直将“亲子亲卖”作为打击的重点。 需要强调的是,父母(亲属)寻找失踪孩子时,主动承认是自己送养和遗弃,需要一定的勇气。还有相当一部分父母送养、遗弃、甚至卖掉了孩子,但从未坦承过甚至意识到有错。父母(亲属)抛弃孩子的实际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2. 人贩子直接或间接拐卖甚至是抢夺孩子。 不少案例都告诉我们,因为诱人的利益,人贩子会采取意想不到的手段来达到抢夺、拐卖孩子的目的。 有的是当街利用交通工具正大光明地抢…… 有的是趁监护人不注意利用某些物品诱惑孩子,进而拐走孩子…… 有的甚至团伙作案,颠倒黑白,在“数个好心人”的帮助下众目睽睽夺走孩子…… 火车站、市场、学校等场所要特别注意,不要以为自己保护好孩子就可以万无一失,孩子这件事情上,哪怕有1%的概率,都是致命的。 父母找到被拐卖的孩子有多不容易?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般情况下孩子被拐卖后几乎没有找到的可能,或因找寻时间过长而孩子长大后变了模样后认不出来,或因孩子被人贩子乔装打扮或是将其损害到残疾,真的遇见了,有的父母不敢认甚至是无法接受。 “宝贝回家”上有七万多条寻亲消息,但目前为止实现家人团聚的只有2500多人。 电影《亲爱的》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找了这么久,为什么偏偏是你的孩子?我真的找不动了…… 不少家长不顾一切走在寻找亲生骨肉的路上。 儿时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父亲去外地出差,到达火车站后,一个瘸了腿不会说话的小乞丐死死拽着他的裤腿,不让他离去,任凭这位父亲怎么弄,小乞丐都不愿意松手。 后来经查证,小乞丐是这位父亲失散多年的亲儿子。 […]

父亲与遭拐14年儿子团圆 中国如何打击儿童拐卖?

德国之声中文网)2007年10月,4岁的孙卓在深圳市遭人口贩子绑架,但他的双亲从未放弃希望。父亲孙海洋把自己在深圳的包子铺店名改为“悬赏二十万寻儿子店”,并发起“寻子联盟”,与公益组织丶警方丶媒体等合作,帮许多父母找回了被拐卖的孩子,却始终没找到自己的孩子。 孙海洋的故事成为了香港导演陈可辛2014年的电影《亲爱的》的原型。根据电影资料库IMDb,这部由知名演员赵薇及黄渤主演的电影获得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票房,将中国的拐卖儿童议题推到了镁光灯之下。 12月6日,孙海洋夫妻终于结束了14年的寻子之旅,在经过DNA比对后,与已经18岁丶与养父母一同住在山东的孙卓重逢。南华早报报道,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微博纪录了他们的团圆画面,成了中国社交媒体上最热议的话题之一,关注人数高达2300万。 中国警方同时也破获了孙卓的拐卖案件,将一名吴姓嫌犯逮捕归案。孙卓的养母则获保释,等待司法判决。根据中国刑法,人口贩运案件的诉讼时效通常为15年,这些案件的处罚从5年监禁到死刑不等;购买被绑架儿童的人则可能面临最高3年的监禁。 一胎化政策下:女孩遭遗弃丶男孩遭拐卖 拐卖儿童事件在中国是一个饱受讨论的社会现象。根据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创建的“宝贝回家”网站,截至2018年,网站上还有超过四万个家庭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且平均每天有11个寻找孩子的家庭在网上进行注册。 该统计并发现,遭遗弃或送养的孩童数目自1980年代初期攀升,并在1990年附近出现高峰。而1979年正是中国一胎化政策开始实施的年份。 2019年一份由厦门大学学者针对中国拐卖儿童进行的研究报告指出,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大幅增加了遗弃儿童和拐卖儿童的现象,而中国重男轻女的文化,也导致大多数被遗弃的儿童是女孩,大多数被拐卖的儿童是男孩。以孙卓为例,他的养父母在养育他之前,也已有了两个女儿。 随着中国政府于21世纪初开始逐步放松一胎化政策的执行,并在2015年撤销该政策,遭通报的拐卖事件也急剧下降。 中国政法大学反拐中心执行主任张志伟向《纽约时报》表示,像全国失踪儿童DNA数据库这样技术上的进步丶更严厉的刑事处罚以及公众对拐卖儿童意识的提高,都有助于遏制这一问题——但对孙海洋来说,他遇到的困难却是比许多失踪孩童的家长来得巨大。 中国公安“打拐”行动 根据微信公众号“液态青年”题为《我陪孙海洋找孩子的这14年》的文章写道,自2007年起陪孙海洋寻找儿子的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表示,2009年起,中国公安部建立了打拐DNA库,采集失踪孩子家长的DNA,并规定来历不明的孩子上户口时须登记DNA。这使得2010年后许多案子都能快速破案。唯有2010年之前拐卖儿童的案子,找回来的概率比较低。 此外,由于孙卓在山东有了户口,身份已被合法化,要找到他变得更加不容易。这也使得中国网民们追问:为何被拐卖的孩子可以办户口? 上官正义指出,洗白身份的一种手段,就是直接花钱买户口。当被拐儿童的身份被洗白后,亲生父母也就更难找到。他观察到,2019年也出现了为被拐孩子做假的亲子鉴定,进而能够补办出生证,并且办理户口。 有研究指出,中国重男轻女的社会,加上一胎化政策的实施,女孩遭遗弃、男孩遭拐卖的现象在上个世纪末频传,直到2000年初期政策松绑后才逐渐好转。 另一个方式,则是报假警。文章写道:“买家买了孩子后,报警说在自家门口捡到了小孩,通过公安机关内部的关系让他们出警,最后按照被遗弃的孩子出具证明,拿着证明去民政局备案丶公示,以领养的程序,合法接收小孩。这样一来,也就可以洗白上户口了。” 孙卓的养母称,绑架孙卓的人贩告知她,孙卓是离异家庭弃养,周边邻里都不知道孙卓的身世。但孙卓实际上是如何进入户口的,仍有待调查。 此案也引来中国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言指出,需进一步关注拐卖儿童链条中,公权力有无失职渎职的问题。 “如果一些公职人员把关审核不严不实丶敷衍应付,或者与不法分子里外串通,伪造丶买卖申报户口的材料,都意味着公安户籍部门管理的疏忽和卫生系统‘内鬼’的存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一篇声明中写道。 困难抉择:是否与亲生父母一同生活? 孙卓并非近期唯一一个被找到的拐卖儿童。今年7月,寻子长达24年的郭刚堂夫妻也成功与儿子郭振团圆。他们的故事也被拍成另一部2015年上映丶由知名香港演员刘德华饰演的电影《失孤》。 然而,对许多网友而言,这些故事似乎并非真正的“大团圆”—— 郭振最终选择了回去与养父母继续生活,而根据新京报报道,孙海洋夫妇在与孙卓于湖北老家团圆后,也将儿子送回到山东养父母家,继续上学。 极目新闻报道,当孙卓被问及今后打算时,他说自己还无法作出决定。他说:“我在两边父母这里都受到满满的爱,亲生父母找了我十多年,非常辛苦,养父母养育了我十多年,也很辛苦,那边的朋友丶回忆这些东西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割舍的。” 孙海洋对孙卓选择出于学业考量,留在养父母家生活,他表示理解。他说,不管怎么样孩子找到了就是最高兴的事,其他问题已经不会过多在意了。 至于孙卓是否会去看那部以他的故事为原型的电影《亲爱的》?孙卓只说:“还没打算去看,我怕看的时候太痛苦。” (综合报道)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Uniform Child Abduction Prevention Act

Uniform Child Abduction Prevention Act – provides guidance to U.S. courts on custody disputes and divorce proceedings to protect against family abductions

International Parental Kidnapping Crime Act

International Parental Kidnapping Crime Act – makes it a federal felony offense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remove, or attempt to remove, a child under the age of 16 from the […]